第五章 身受重伤宿剑庄

作者:苏瓷|发布时间:2019-09-27 00:00|字数:3165

白衣少年把刀子从嘴里拿了出来,笑道:“你醒了,伤口还疼吗”?李常风道:“感觉不到痛,凉凉的”。白衣少年面露喜色:“这就对了,我给你上的是特制麻醉药物,你完全感觉不到我在你后背刀刮的痛处”。

李常风惊道:“你在我后背做了什么”?白衣少年笑道:“看把你吓的,只是那两个不起眼的针眼伤及到你的棘突骨下三寸,虽然要不了你的命,不过那可是针啊,你的伤口被感染发炎溃烂,我用刀子把你溃烂的地方给刮尽,这才给你上的药”。

李常风‘哦’了一声,对方这是在为自己施药治疗疮伤呢。

白衣少年道:“要不是看在你是陈姑娘朋友的份上,这个良方我还舍不得用在你的身上”。似乎这个方子多么珍奇稀有一般,还是看在陈羽晗的面子上才肯施为。

李常风道:“什么方子这么神奇”。白衣少年道:“马牙硝,黄柏和冰水三味外敷药。专业治疗各种皮肤溃疡化瘀,清热解毒,药到病除啊”。

这白衣少年叫做杜子轩,是当地有名的有神医,在治疗各种病因顽疾上可以准确的配出对症药方。

李常风的伤口早就有所发炎,只是他看不到伤口的变化,自觉没事,其实皮肤都慢慢溃烂,他晕倒之后,陈羽晗去山下请来了杜子轩这个小神医。

杜子轩继续说道:“回头我再给你开几副活血疗伤祛瘀止痛的药方,你的伤势很快会痊愈的”。李常风道:“谢谢你大夫”。

杜子轩笑道:“你可以叫我小神医,也可以叫我子轩,大夫两字我不大喜欢听”。杜子轩年纪轻轻医术高明,却最喜欢被人追捧。

杜子轩在李常风的背脊上敷药完毕,收拾了一下医药箱。说道:“你先趴着不要动,等过半个时辰药效适入你伤口的时候再翻身吧”。李常风点点头,看着杜子轩离开。

陈羽晗一直把杜子轩送到了大门之外,杜子轩道:“你朋友的伤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药方我给你开好的了,红花、苏木、当归尾,这三味药具有清热解毒的良效,每天熬两次给你朋友服用,有助于他康复”。

陈羽晗点点头,这时杜子轩已经踏出大门之外,忽然又道:“对了陈姑娘……”陈羽晗站在大门之内,已经把大门给合住,把杜子轩关在了大门之外。

杜子轩不禁嘀咕:“杜子轩啊杜子轩,你朝思暮想的意中之人连正眼都不曾看你一眼,你可又要说什么了,哎”。看着剑庄厚重的铁门,似乎不是在锁剑庄之外的任何人,锁住的是杜子轩对陈羽晗的一往情深。

过了大半个时辰,李常风站起身,穿好了衣服,正系扣子期间,任雪茗闯进屋来,看见李常风身上披着衣服,胸肌露腹,不由得面红耳赤。

李常风急忙把扣子给系好,看见一直站在门外低头羞赧的的任雪茗:“任姑娘,请进来吧”。任雪茗这才从屋门外进来,看见坐在榻边的李常风笑道:“李公子的伤势可好多了吧”。

李常风笑道:“那位杜神医已经替在下敷了药,已经没有大碍了”。任雪茗道:“嗯,多谢李公子救了陈姐姐,你这几天就留在剑庄养伤吧,等伤势复原了,再行离开也不迟”。

李常风道:“在下出言将严厉声和静谧师太给逐去,自己反倒留在了剑庄之内,怕被人知道,说在下不动听的话语”。任雪茗道:“你是陈姐姐的恩人,就是五月剑庄的恩人。再说你是因为陈姐姐才受的伤,理应留在剑庄养伤的,管他们说什么”。

李常风心想自己伤势未复,而且那位杜神医为自己开了药方,也只有在此等伤势好转再做离开的打算。便道:“如此便叨扰了”。任雪茗道:“没事,那公子静心的歇着,我出去了”。李常风点点头。

是夜,夜幕四合。李常风和陈任二女用过晚膳各自回房歇息。

繁星点点,明月当空,月照淸霜洒在剑庄的每一个角落。只见一条黑影如灵猴一般飞纵在剑庄的屋顶之上。腾身飞跃,步法如飞。

陈羽晗和任雪茗当然察觉到屋顶上之人,这是剑庄第一次夜被人探,也许是借着程天荣去世,无所畏惧。夜袭五月剑庄,二女虽然只是女流之辈,可不能让对方得逞,还真以为程天荣一死,剑庄再无能人了吗?

二女手持长剑,飞身截住奔行正速的黑衣人。黑衣人也不说话,长臂直探,向任雪茗的长剑抓落,跟着飞足将陈羽晗的来剑踢在一旁,手指在任雪茗的剑面上一弹,‘嗡’的一声,手掌一侧,便拿住任雪茗的持剑手掌,任雪茗见对方居然捉着了自己的手,不由得又羞又急,可是又挣不开他的手掌,左足向上撩起,踢向对方的下阴。

黑衣人双手落在任雪茗的手掌之上,双腿临空,眼看任雪茗一脚踢到,左足在她小腿上一踏,任雪茗吃痛,这一脚便垂了下来,黑衣人双掌猛的推出,任雪茗武功还算可以,只是站在屋瓦之上,单足驻地,左腿被踏,身形不稳,被黑衣人冷不防的推出,仰身从屋顶上摔落。

任雪茗左手持剑,右掌在地上一撑,借力窜起,再此掠到房顶之上,挺剑攻上。两女两剑,联手夹攻。

黑衣人肉掌夹在双剑之间,或拍或劈,或点或擒。一时间三人斗得难解难分。

任雪茗急他适才两个手掌都摸了自己的手,虽然过招之中,肌肤之触在所难免,可她认为是对方故意占己便宜,是以下手比较狠毒,每次剑指之处都是黑衣人的下**位,是要把他削成太监才算。

陈羽晗长剑幻化多端,莫测难辨的是黑衣人居然可以一双肉掌在双剑之中纵横交叉伤他丝毫不得。

陈任二女自幼随程天荣习武,武功其实不低,已经可以与当世高手并论。两女联手更是威力无穷。她们所习最多的就是‘碧玉联合剑’就是以情同姐妹的两人女子心灵相约方能发挥剑术的真正威力。

不过她们以次剑术只和程天荣交过手,那也只是切磋技艺,程天荣不会下狠招,反在一边指导二人如何退避让步,如何反攻取胜。现下不同的是她们面对的是一个真正的敌人,这个敌人自然不会告诉她们如何用剑,什么时候该避什么时候该攻,两女所欠缺的就是临敌经验。

这时早就酣然入睡的李常风听见了屋顶上的动静,从屋里出来,看见两女一男在对面房顶上的打斗。心中一惊,心想自己借宿剑庄养伤,如今剑庄有了敌人,岂能置之不理。

当即披衣在身,飞身而上,便向黑衣人扑去。黑衣人一拳一掌避开递来的两柄长剑,突然一股凌厉的寒风从上而下击来,急忙撑掌相应,黑衣人用黑布蒙着脸,可是借着月光看李常风看的仔细,心念一动,这一掌便没有用上力道,‘啪’的一声响,黑衣人闷哼一声,双臂齐折,从屋顶摔落。

一头栽倒屋门之前,胸口气堵,已经不止只是双臂折断,已然在李常风这一掌之下,震伤了内脏。

李常风固然奇怪对方居然连自己的一掌都没有接住,看他刚才和两女过招的节奏,武功当不在自己之下,可一掌将他打下了房去,心里颇为好奇,显然他掌心没有发力,故意让着自己?

任雪茗飞身而下,长剑就要刺中黑衣人的咽喉,陈羽晗急忙挥剑格开:“小任,不要杀他,看他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

这时李常风也站在黑衣人的面前,看着对方浓眉大眼,额头外凸,眉宇之间居然跟自己有些相像。背脊一股凉气直冲上来,蹲身下去,将对方脸上的黑布给揭去。不止李常风,就是陈任二女看见对方的样子都大吃一惊,居然和李常风有七分的相似。

黑衣人身疲力尽,望着李常风道:“大哥,你……你没有事就好”。正是李常风之弟,李常龙。

李常风惊道:“常龙,你……你怎么这身打扮,快,我扶你进屋去”。把李常龙搀扶进屋躺定。陈羽晗才道:“李公子,这位是你的朋友”?

李常风道:“他是我的亲弟弟,叫常龙”。任雪茗道:“他为什么夜袭五月剑庄,你这个弟弟是不是想图我们剑庄什么”?

任雪茗平素不爱言语,都是陈羽晗当主操事,可伶牙俐齿的个性有时候说出来总让人难以接受。陈羽晗扯了一下她的衣角,向她使了一下眼色。心想就算他有何不轨之途,如今他们哥俩总会有话要说,总会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李常龙道:“刚才无意冒犯二位姑娘,看来都是误会了”。李常风正色道:“到底怎么回事”。李常龙才说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常风去参加五月剑庄的夺兵会之后,一去便再无音讯,李常龙尤为担心,决定亲自上剑庄来找李常风。到了上脚之下,在一家饭馆之中,碰到严厉声一行人,听他们口中喃喃咒骂的正是其兄李常风。

欲上前打招呼,询问李常风的下落,不料众人竟都说李常风欲盗取青冥剑,已经被关押在剑庄的地牢之中。李常风自然不信其兄是盗剑之人,也许是误会才将哥哥捉进地牢之中,是以这才夜探五月剑庄,查看虚实。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