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为什么这么对她

作者:墨韵兰香|发布时间:2019-09-26 22:57|字数:2017

夏子茉只好费力地周旋,她实在不明白,当初是慕云枫主动向她求婚的,为何他现在这么对她?

爸爸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找个机会,把她拉出宴会厅,轻轻拉住她的手问:“子茉,慕云枫对你还好吗?”

夏子茉心头一震,她按捺住心头的酸楚,笑着对爸爸说:“爸爸,您想多了。云枫平常就是这么不苟言笑,可是他对我可好了。”

“真的吗?子茉,你可不要骗爸爸!”爸爸半信半疑。

夏子茉立刻装得很认真的样子说:“爸爸,您还不了解女儿吗?我是随便骗人的人吗?再说,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骗过您?”

看着夏子茉很是认真的模样,爸爸终于展开了笑颜,慈祥地说道:“那就好。记住,爸爸永远是你的坚强后盾。你若是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回来!”

“好,我记住了。您永远是我避风的港湾。”夏子茉依偎在父亲怀里,鼻子酸酸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但她却强行忍住了。

“爸爸,我去趟卫生间。您赶紧回宴会厅吧!”

“好吧。”好歹瞒过父亲,夏子茉冲进卫生间,站在水台边,打开水龙头,听着哗哗的水声,她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

忽然卫生间的门开了,继母陈芬忽然扭着腰肢走了过来。

夏子茉连忙擦干眼泪,拿起粉扑,装作往脸上擦粉。

陈芬洋洋得意地说:“子茉,你看妈妈给你安排的这段姻缘多好呀,慕云枫可是这A市最富有也最英俊的老公呢!”

“什么意思?”夏子茉瞪了她一眼,对这个继母,她素来怀有戒备。

“当然是那次宴会呀,你不记得,你喝醉了酒……”陈芬挑着画着浓黑的眉毛。

“原来是你!”夏子茉气愤地一把揪住陈芬的衣领。

“别激动吗,我的大小姐,妈妈我不也是达成了你的心愿吗?如此一来,陆氏的资金也会入注咱们杜氏,你爸爸的公司有救了,你弟弟子新也能子承父业,如此一举三得是多么美妙的事儿,嗯?哈哈哈!”陈芬笑得腰肢乱摇。

夏子茉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她晃了两晃,连忙扶住水台,才勉强站稳,镜中映出她美丽却苍白的脸

原来是继母设计,把她送上慕云枫的床。

两个月前,当慕云枫手捧鲜花向她求婚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分明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这之前,她一直认为自己和慕云枫的那一夜不过是宴会酒醉后的一个意外,她从不曾想过借着这个缘由要挟慕云枫娶她。

慕云枫太优秀了,他就是万众瞩目的天之骄子,不知是多少女孩心仪的对象。

她只想默默地爱着他,看着他幸福就好。从不曾想过幸福就那么突然地降临在自己头上,慕云枫竟然向她求婚。

可现在她明白了,这不过是一个噩梦,一个刚刚开始的噩梦。

可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她必须弄清楚。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回去的路上,慕云枫将车开得飞快,夏子茉被颠得七晕八素。

夏子茉紧紧抓住扶手,恳求道:“慕云枫,你能不能把车开得稳一点。”

“吱——”慕云枫却猛地踩住刹车。

“砰!”夏子茉的额头磕在挡风玻璃上。

“下车!”旋即,她就被他拉下车。

夏子茉被慕云枫带到房间门口,她看到牌子上写着“心理康复中心VIP病房。”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撕我的衣服!啊!”一声凄厉的惨叫隔着门传过来。

那声音是慕雪莹的,慕雪莹是夏子茉的同学也是闺蜜。

她是慕云枫的妹妹,唯一的亲人。慕云枫很小就失去了母亲,父亲也在他十八岁的时候突发疾病去世了。

半年前,慕雪莹在前往夏子茉生日宴会的路上遭到歹徒的挟持,她被带到一处荒芜的地方,被好几个人轮,奸了。

她被警方找到的时候,赤身**,满身伤痕,奄奄一息。

从那以后,慕雪莹就疯了。

而慕云枫心痛不已,一直细心地照顾她。她伤好之后,他就把她送到了这家专业的心理康复中心。请国内最好的心理治疗师,帮助她医治心灵的创伤。

慕雪莹出事之后,夏子茉几次想去看望慕雪莹,却都被慕云枫拒绝了。她也有点内疚,因为毕竟慕雪莹那天出门也是因为她。

“进去!你亲眼看看,雪莹变成什么样!”慕云枫推搡着夏子茉走进房间。

“啊!你这个贱人!蛇蝎心肠!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慕雪莹突然冲过来,抓着夏子茉又打又咬,她的力气很大,夏子茉根本就躲不开。

不一会,夏子茉的手上就都是一道道的红痕了。

“雪莹,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你在路上会遭到匪徒劫持呀!”夏子茉委屈地辩解。

“啪!”一记狠厉的耳光打在夏子茉脸上。

“恶毒的女人!明明做过的事儿却不承认!”慕云枫怒目而视。

“云枫,你说什么?”夏子茉捂着火辣辣的脸,不明所以地问道。

“别装了!雪莹亲口说那伙人就是你指使的!雪莹是你的那么好的朋友,而她也是我最亲的妹妹!唯一的亲人!”慕云枫一把抓住夏子茉的衣领,怒声质问着。

“打得好!打得好!哥哥帮我报仇啦!”一旁的慕雪莹热烈鼓起掌来。

“慕云枫,你不要随便冤枉人!我和雪莹是那么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对她做出那样的事儿?”夏子茉据理力争。

“是呀,正因为她是你的好朋友,才对你毫不设防,你丧心病狂地就为了那几个臭钱和绑匪勾结在一起!”慕云枫抓住夏子茉的肩膀暴吼着。

夏子茉的身体被他抖得像一片狂风中无助的树叶。

“没有!我根本就没做过!”夏子茉大声辩驳,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咚!”慕云枫将夏子茉狠狠地摔在地上。她顿时觉得膝盖处传来一阵刺痛。她痛得一阵吸气。慕云枫咬牙切齿地说道:“贱人!我早晚会找到证据的!”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