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容颜尽毁

作者:墨言|发布时间:2019-09-24 21:53|字数:2063

忽然,恍惚间,卫言夏似乎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可如何是好,若是叫小姐见着自己的脸,岂不又要寻死了。”

“这是后话,眼下还不知小姐何时才能清醒。”

卫言夏缓缓睁开双眸,朝着声音来处看了去。

那是……

“青黛与白芷?”

她二人是卫言夏的贴身侍女,打从卫言夏儿时,便在她身边伺候。

可是,卫言夏记得,她二人早已死在后宫争斗之中,且是为自己而死……

为何,她此时竟能看见青黛与白芷二人?

卫言夏左右看了看,这屋子,分明是她出阁前的闺房。莫不是,上天当真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也正是在此时,青黛见女主醒了,立即走上前去:“小姐醒了,白芷,快去请府医来。”

白芷只抻头看了一眼,便疾步离开了屋里。

青黛走到床榻边,十分关切的与女主说道:“小姐醒了?可想吃些什么?还是渴了?”

卫言夏轻轻摇头,当她想要牵起一丝笑容时,却突然感觉脸上强烈的疼痛感:“嘶——”

“小姐脸上有伤,还是莫要动了。若是伤口再裂了,那可就糟了。”说着,青黛走到桌边倒了杯水,小心翼翼的喂卫言夏喝下。

她垂眸细细思索,全然不记得自己何时脸上还受过伤。

“为何我脸上会有伤?若是这伤会留有疤痕,那可如何是好?”卫言夏说着,坐起身来,走到梳妆台前坐了下来,怔怔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人并不清晰,可卫言夏还是能看到自己脸上模糊不清的伤。

凤眸里饱含热泪,不敢落下,唯恐会再刺痛了伤口。

“为何?为何会是这样?”卫言夏一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说话时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哽咽。

青黛缓步走到卫言夏身后,轻声安慰:“小姐脸上的伤……会好的。奴婢这就去给小姐找些丝巾来,旁人看不到的。”

卫言夏思忖着,前世并未有毁容一事,莫不是这一世,所有的事情 都不同了?

既然事已至此,那也只能如此了。她微微点头,认了此事:“那便按你说的做吧!”

“姐姐……姐姐,听闻姐姐脸上受了伤,究竟怎么样了?”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随风入了卫言夏的耳。

卫言夏不必猜也知道,定是卫知秋来了。

果然,话音才落,卫知秋便疾步走进了卫言夏的屋里,急于想要看到卫言夏的脸。

她回头,睁大双眼看向卫知秋。

卫知秋的身子突然一颤,显然是让卫言夏的脸给吓坏了,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姐姐,你的脸……”

卫言夏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腹,想到卫知秋对卫家与自己那才出世的孩子做的事情,便无法释怀。

如今有此良机,重生一世,卫言夏再不会被卫知秋母女所欺骗。

而卫知秋与那吕氏,必定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且要百倍偿之。

可此时,卫言夏还不能与卫知秋翻了脸,若要对她下手,必定不能让她对自己先设了防。

“怎么?我如今的样子,有多可怕?”

卫知秋这才反应过来,在卫言夏身边坐下,故作一脸的心疼模样,叫人极易信以为真:“昨日女娲庙失火,你我走散了,我找了半天也没见姐姐,只能先跑出去了。不成想,姐姐竟在火场里被烧伤了脸。”

见卫言夏一脸严肃,卫知秋立即解释:“姐姐莫要怪我,情急之下,知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卫言夏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看来,女娲庙的那场火,必定也与卫知秋或是吕氏有莫大的关系。

真相如何,卫言夏定要查个明白。而此时,她只能表现自己的大度:“无妨,我明白,情急之下,你顾不得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幸你我都能死里逃生。”

听了这话,卫知秋这放下心,庆幸此事卫言夏并未放在心上。

青黛为卫言夏拿来了几条丝巾放在一边,又即刻去为卫知秋倒茶。

“能死里逃生自然是好,可是此时太子殿下与代王都在厅堂里等着姐姐。听母亲说,代王有意要娶姐姐为王妃。可姐姐这脸……如何去见代王?”

卫言夏拿起手边的丝巾戴上,并未多言。可卫知秋却不死心,主动为卫言夏取下戴好的丝巾,与她说道:“姐姐也莫介意此事,不妨就趁今日试他一试。”

“试?此话何意?”卫言夏倒是觉得,卫知秋的话有几分意思。

她心知卫知秋倾慕刘玳已久,眼看着刘玳与自己的婚事就要成了,卫知秋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破坏这桩婚事。

卫知秋此时还不知道,她这么做,正中了卫言夏的下怀。

“你我姐妹虽非一个母亲所生,可我与姐姐一同长大,自然也盼姐姐能嫁得良人。代王虽然是处处都好,可相比太子殿下与五皇子,三皇子是庶出,前有太子殿下,后有嫡出的五皇子 ,代王并无机会。”

卫言夏听着卫知秋的话,似乎有几分道理。莫不是她当真如此天真,想要凭自己的三言两语坏了这婚事吧!

她点头,表示认可卫知秋的话,示意卫知秋继续往下说:“若是代王能一心待姐姐好,也便罢,毕竟夫妻和顺比一切都重要,只要姐姐过得幸福,权位并不紧要。”

“我的意思是,姐姐不必在意旁人的眼光,就这么去见代王,看看代王是更在意姐姐的容貌, 还是更在意姐姐的德行。”

卫知秋说完,见卫言夏颔首不语,心中忐忑不安,直勾勾的看着卫言夏,等着她的反应。

半响,卫言夏方才满意点头,与卫知秋一拍即合:“有道理,我们这便去厅堂。”

“就知道我能说中姐姐的心思,青黛,为姐姐更衣。”

青黛正为卫言夏更衣时,白芷带着府医急匆匆走了进来:“小姐,府医来了。”

卫言夏坐在榻上,让府医为卫言夏先诊脉,见府医点了头,说卫言夏无大碍,卫言夏方才与卫知秋去了厅堂。

厅堂里,刘玳正与卫靖闲话,说的都是朝堂之上的事情。唯有刘琚一个,问的是卫言夏的身子如何。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
赠言: